我亦因之梦寥廓,芙蓉国里尽朝晖,这个芙蓉到底写的什么花?
发布日期:2021-08-20 10:23    点击次数:87

诗说芙蓉:几千年来,诗词中荷花与木芙蓉,就是美与美的交相辉映

“秋风万里芙蓉国,暮雨千家薜荔村。”唐朝谭用之

我亦因之梦寥廓,芙蓉国里尽朝晖,这个芙蓉到底写的什么花?

在中国的古代诗词和文字里,有一个很特别的现象,就是一词多义。当然也给诗歌带来了无限的美感和遐想空间。

比如芙蓉这两个字就很特别。它到底是荷花还是木芙蓉呢?

虽然荷花的文字历史可以追溯但先秦,有诗经为证”山有扶苏,隰有荷华。”但同期屈原的诗里,荷花也叫芙蓉。“制芰荷以为衣兮,芙蓉以为裳。”绿色的叶子做上衣,粉红的花朵做裙子。

但问题也出在屈原,这位浪漫主义的大诗人流放在湘江一带,他还写了一句话,“釆薛荔兮水中,搴芙蓉兮木末。“说的是湘水之神湘君在水中天上起舞,居然幻像叠出,在水里采集藤萝呀,在树梢摘莲花。当然这种奇丽的想象很符合神仙的气质,何况湘君是个男神,排山倒海之外,必然也会生出各种奇境。

我亦因之梦寥廓,芙蓉国里尽朝晖,这个芙蓉到底写的什么花?

但问题也来了,这湘君如果是屈原自己,他跑到河边去采藤蔓的花朵,顺手在树上摘下荷花一样的大花,也有可能。那长在树上的花,就是木芙蓉。

在唐诗中最早出现木末芙蓉的是王维的《辛夷坞》”木末芙蓉花,纷纷开且落。“但是非常难以判定这个木末芙蓉是指荷花还是指木芙蓉。

但是稍微晚一点的时期,韩愈和柳宗元都有专门咏木芙蓉的诗。

“新开寒露丛,远比水间红,艳色宁相妒,嘉名偶自同,釆江官渡晚,搴木古祠风,愿得勤来看,无令便逐风。”唐朝韩愈《木芙蓉》

韩愈没有去过云南大理,所以这个官渡只能是河南省的官渡,也正好是韩愈的老家,在北方就出现了木芙蓉,足以证明在唐朝中期,木芙蓉已经南北种植。不过韩愈也给了一个花名的理由,说木芙蓉和荷花是偶尔同名,但却又用了屈原的典故,所谓搴芙蓉兮木末。

我亦因之梦寥廓,芙蓉国里尽朝晖,这个芙蓉到底写的什么花?

”有美不自蔽,安能守孤根,盈盈湘西岸,秋至风露繁。“

那么唐朝的柳宗元这太有发言权了。32岁他就点到了湖南的永州做永州司马,他做了整整的十年。那么在这湖南的十年里,最打动他的就是其他地方有,但是绝对赶不上这里的木芙蓉花。木芙蓉花开在秋天,秋露重的时候花越繁茂,比起荷花来,更适合水岸庭院种植,所以他毫不客气地从湘西的水边移植到自己所住的院子。

“新亭俯朱槛,嘉木开芙蓉。”这是别人家的庭院,柳宗元照样的不吝啬赞美。

在唐朝中期,木芙蓉是湘江边茂盛的自然花朵,和水中的荷花扮靓着整个夏秋,到了秋天,木芙蓉则显得更加高大壮观。

我亦因之梦寥廓,芙蓉国里尽朝晖,这个芙蓉到底写的什么花?

唐朝末年五代十国的诗人谭用之路过湖南,正好秋天下雨,《秋宿湘江遇雨》

“湘上阴云锁梦魂,江边深夜舞刘琨。

秋风万里芙蓉国,暮雨千家薜荔村。”

这首诗写得非常有意境,也非常有意思。他是在湘江边留宿,而且遇见了雨。他自己胸中郁闷,在江边舞剑,如果就眼前的实景来讲,荷花一般长在浅水区,所以在江边看到荷花的几率是不会高的,那但凡说是涉江釆芙蓉,基本都不会是太大的河流。也就是说谭用之此时看见的只能是比荷花高大的木芙蓉。在暮雨中,他看到了秋天时节依然苍翠的藤蔓缭绕在湘江人家的庭院。

但是正是有屈原做底,湘地自古也盛产荷花,这句”秋风万里芙蓉国,暮雨千家薜荔村”又直接致敬了屈原。眼前的木芙蓉和灵魂深处的烟水荷花连成了一体。

芙蓉国就成了湖南的代词,它即是指的有地区植被特色的木芙蓉,也是指的,自古以来的泽国荷花。这倒是一名双用。

很多人想到荷花时会想到湖南湘水,想到木芙蓉时也会想到。所以芙蓉国竟然是立体的。

我亦因之梦寥廓,芙蓉国里尽朝晖,这个芙蓉到底写的什么花?

比如木芙蓉开花时,也可以叫做芙蓉花开。荷花开时,也可以叫芙蓉花开。比如有个湖南的摄影大赛,就是用芙蓉国做标签,专照荷花,说得过去,要是再来一次,用木芙蓉做主题,照旧吸引人。

最有名的关于芙蓉国的诗,自然是润之1961年的《七律·答友人》,同样上承屈原的浪漫主义气质,磅礴大气。

“九嶷山上白云飞,帝子乘风下翠微。

斑竹一枝千滴泪,红霞万朵百重衣。

洞庭波涌连天雪,长岛人歌动地诗。

我欲因之梦寥廓,芙蓉国里尽朝晖。”

这位出生在湖南的伟大诗人,立体描写了霞光下的湖南与芙蓉,它们在水里,在岸上,既是荷花,又是木芙蓉,和霞光交织在一起,万千重红花摇曳,那是对芙蓉花和故土最大的祝福。

所以这就是芙蓉花的魅力,一名两花,是美与美的交相辉映。

我亦因之梦寥廓,芙蓉国里尽朝晖,这个芙蓉到底写的什么花?

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。



热点资讯
相关资讯


Powered by 帐中娇妾六喜桃-纤夫的爱在线观看完整版动漫-宝宝只想和你睡1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